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和一位著名国际投资银行专家交流,他提出了一个非常专业又常识性的问题。他说,你们中国为什么要聘请会计公司担任PPP项目的财务顾问呢?在国际上都是聘请投资银行的,会计公司参与PPP项目仅仅是为了审计、税务或者尽职调查,并不能参与PPP项目交易结构和商业模式设计等投资银行业的工作。

这位投行专家介绍,投资银行的业务包括债券和股票承销、财务顾问,后者就包括了担任PPP项目的财务顾问,在PPP项目里财务顾问往往也是牵头顾问。按照他的观点,我们大岳目前从事的业务是典型的投资银行业务的一部分。做财务顾问是要规划未来,需要创新,要有进取意识才行。会计记账和审计关注的是过去, 而且要严谨,让他们创新是很难的。在国际上,投资银行和会计风马牛不相及,投资银行不会去做会计的工作,会计公司很少做财务顾问工作,而且会计做的所谓的财务顾问和投行的财务顾问是两码事。你们中国关注未来的人和关注过去的人思维方式能一样吗?

回顾自己的经历,觉得这位老兄的话有些道理。以前,大岳咨询和某国际会计公司合作比较多,他们的业务分为审计部门和咨询部门。我们联合该会计公司为国家开发银行做过发展战略,也曾请他们的咨询部门作为北京第十水厂BOT项目的财务顾问。后来,他们的咨询部门分离出去成立了B管理咨询公司,从此至少在中国,这家国际会计公司基本没有再做过PPP项目的财务顾问。

应该说,上述会计公司的审计是强项,参与战略咨询是有一定水平的,但做PPP项目的财务顾问很难让人恭维。当年这家国际会计公司对北京第十水厂BOT项目非常重视,他们的总经理亲自担任项目经理。他们的工作方法很奇怪,记得评标时该总经理调集了几个女孩子过来,摘录投标人标书里的数据,当他们把财务报告交给我时我就蒙了,报告的结论完全不符合逻辑。那时我突然意识到,他们做会计的以为投标文件是企业的账本呢,规规矩矩,只要找到某页去摘录数据就OK了。实际上,各家投标文件千差万别,在招投标活动过程中相互斗智斗勇,在投标文件的很多角落里都可能为他们自己设置谈判的空间,不通读文件仔细分析根本没法得出评估结论。没有办法,我只好从公司调集自己的同事加班加点通读研究评估投标文件。从此以后,在PPP项目中我没有再聘请过这家国际会计公司,但在他们比较擅长的管理领域里还是有过合作,比如为首创集团做发展战略。

中国PPP30年的发展经历了探索阶段、试点阶段、推广阶段、反复阶段和普及阶段,PPP的知识和方法是在试点阶段引进和形成的。在试点阶段,无论是第一个P政府方还是第二个P国际资本方,聘请的财务顾问都是投资银行。典型的试点项目是广西来宾B电厂BOT项目,政府方的顾问是瑞银华宝,国际投资人聘请的财务顾问有巴克莱资本、德意志银行投行、东方汇理银行、巴黎国民银行等,没有一家聘请国际会计公司的,只是在谈判期间涉及税务或会计问题时有的国际投资人临时请会计公司参与半天或者一天的工作。

当然,尽管有投资银行业务和会计业务之分,聘请财务顾问时也不能简单行事,知道两种业务之间的业务区别就行了。在实践中,聘请国际财务顾问时要重点考察相关业绩,只要没有做过相关工作的或者相关业绩少的,名字再大的公司也不能被聘请。有两点需要特别注意:第一,业绩不能张冠李戴,审计、税务和财务调查工作不能作为PPP财务顾问的业绩;第二,不能让他们用国外的业绩蒙混过关,必须核实,一方面国外业绩与中国国情相差十万八千里,另一方面会计公司在国外的业绩一般也是会计业务。

 聘请国际财务顾问还需要注意一点,就是国家安全问题。以前我们做咨询对这方面重视不够,有一次在某中央国家机关他们谈起某个城市的管网信息已经被国外情报机构获得,尽管还没有造成损害但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在基础设施保密方面国家内部是有规定的,只是没有公开,从此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甚至这点成为了有的国际机构希望收购或入股大岳被我们拒绝的原因。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提升,国家安全问题越来越重要,PPP是国家战略,需要有防患意识。不是特别必要可以不聘请国际顾问,需要聘请的要限定国际顾问的工作范围,用他们的优势之处。

话题:



0

推荐

金永祥

金永祥

90篇文章 1次访问 6年前更新

大岳咨询公司总经理、大岳研究院院长。在马凯副总理主持的《中英经济财金对话》上代表中方发言、亚行技援-国家发改委特许经营立法研究项目首席专家、住建部海绵城市专家委员会成员和市长学院客座教授。带领团队完成了500多PPP项目,包括北京地铁四号线和池州模式等著名PPP项目,编写出版PPP书籍十余部。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