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中国绿色投融资对话平台专家研讨会暨气候融资高层论坛

干货放送(九)“新PPP”怎么做?

 

    主办:中央财经大学气候能源金融研究中心、第三代环保主义组织

    承办:中国绿色投融资对话平台秘书处

 

_MG_9815.jpg金永祥(大岳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

       只有十分钟时间,我讲三个问题。

        一.           “旧PPP”存在的问题

去年我给一个大城市市长班讲PPP,一位一线城市的市长提出来一个问题,他说我们全国做了很多公交PPP项目,但做完的这些公交PPP却有很多又被地方政府买了回来,在这一卖一买之间你知道我们损失有多大吗?实际上这句话表明了他们对PPP心存疑虑。我们做PPP有一个基本的理念叫物有所值,但是物有所值不是算出来的,是运作出来的。我给这位市长讲,我们在北京做了地铁四号线PPP项目,很有名很成功,从投资上讲,公交比不过地铁;从管理上讲,公交车在路上出点问题没什么,甚至打客户的情况都有发生,但是地铁却不能这样;从技术上讲,除了红绿灯公交还有什么呢,地铁几乎是高技术。地铁能做PPP,公交却做不了PPP,这是为什么?我觉得原因就是整个公交行业从一开始,第一个做PPP的那家公司就没有走正道,没有给公交PPP注入一个规范的基因,很多基本的问题没有解决。我们的地铁PPP能够做成,是我们花了三年半的时间,付出了很多的汗水,才使这个项目能够正常的运转下去。尽管市场环境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但是这个PPP项目运转得非常好。现在卫生、水利、住建、交通各个部委都推动PPP项目,我们能感觉到可能PPP会在各个行业开花,在这样一个时点上,要把新的PPP做好就非常重要。那位市长提的问题给了我们一个警醒,一个公交PPP项目或一个行业的PPP出了问题我们政府还买得起,但如果所有的行业都像公交行业这样出了问题政府保证买不起。这就是所谓的中等发达陷阱,我们除了掉下去,没有其他的选择。

 

二.           “新PPP”怎么做

在“旧PPP”里面很多项目都是有收益的,参与的机构也比较简单,基本都是产业资本,遇到的问题也相对简单。但是这两年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从顶层设计上来讲是一回事,但是项目本身需要创新。我认为要把这些PPP做好,只有创新才可能出现一些好的PPP,成为我们要求的PPP。现在我们面临的困难,从行业上讲,是从基础设施、公用事业向社会事业转变,从有收益向无收益转变。原来PPP所涉及的行业比较少,现在各种行业都有;原来基本上就是产业资本参与,现在金融资本进来后,格局就完全不一样了。原来我们新建的项目多,现在大量的沉淀资产需要去做PPP。另外,有一个重要的角色会在新的PPP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那就是平台公司。去年财政部发布了43号文以后,受影响最大的一个群体就是平台公司。平台公司未来如何突围?现在全国有七八千家平台公司,涉及到的资产和人数在各个方面都非常多,怎么样去突围?只有PPP。现在各条路基本上都堵死了,像PPP这样大的通道已经不多了,那么平台突围方向也只能是PPP。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面临的形势就更加复杂,只有创新的PPP才能够实现政府所期待的目标,包括治理现代化、财政体制改革、新型城镇化,以及化解地方政府债务等,只有创新才可能实现。

 

三.           中介机构的作用

中介机构在PPP里面一直发挥着非常大的作用,从我们第一天接触PPP就知道国外做PPP离不开中介机构的帮助。现在中央希望从国家的利益出发,解决我们面临的经济社会发展的问题,他们有远大的理想。但是到了地方,可能就变成一种权利了,这可能会直接导致PPP的失败。现在中介机构的咨询费不能超过几十万到几百万,但在国外,中介机构的咨询费有多少呢?大概是投资额的一个百分数,最多的我们听说过6%,最少的可能也是1%或者是2%,这是非常重要的,没有前期工作的PPP基本就是失败的PPP。在PPP这样一个行业里面,如果不能把中介机构发展起来,把优秀的人才吸引过来担任顾问,保证中介机构有财力去做PPP研究并推广,PPP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小。新PPP最重要的就是要把我国现有的七八千旧PPP项目的经验和教训应用于新的PPP项目,吸收成功的经验,汲取失败的教训,这是我们成功的唯一希望,否则还是旧PPP。靠地方政府自己,每一家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有的连PPP概念还没搞清楚呢,可能成功吗?唯一可能的就是要大力发展中介机构。当然并不是中介机构自己在这里呼吁,因为在今天PPP行业里面,财政部给我们创造了这么大的市场空间,不是项目选中介而一定程度上是中介选项目了。但是作为一个从业者,作为对PPP负责的一个机构,我认为应该有这种态度。

有的省出台了一个PPP项目咨询机构的短名单,里面能用的咨询公司没几个,让那些中介机构做PPP不行。每个省、每个县市都搞中介机构库,看似科学实则值得商榷,搞得中介精疲力竭,每个咨询机构都要安排几个人去监督各个省、市、县的有关政府部门的系统,每次公司开例会都要作为重点工作布置,即使这样想获得全部政府部门发布的信息是不现实的,代价太大了,会把中介搞死的。 所以,我想向主管部门呼吁,要么建立一个开放的咨询市场,建立一个确实能做事的开放的咨询公司库,合格的咨询机构随时可以申请加入,要么就取消,最好是取消,让各地按照市场方式选择中介机构,优胜劣汰。

 

话题:



0

推荐

金永祥

金永祥

90篇文章 1次访问 6年前更新

大岳咨询公司总经理、大岳研究院院长。在马凯副总理主持的《中英经济财金对话》上代表中方发言、亚行技援-国家发改委特许经营立法研究项目首席专家、住建部海绵城市专家委员会成员和市长学院客座教授。带领团队完成了500多PPP项目,包括北京地铁四号线和池州模式等著名PPP项目,编写出版PPP书籍十余部。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