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2015921日,由马凯副总理主持的中英经济财金对话PPP圆桌会议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这是一次高大上的活动,中方代表主要是部长级高官或者央企部级高管,我被财政部推荐作为中方代表在会上发言深感荣幸,马总理做会议总结时说“我们需要金永祥先生这样的PPP专家”更使我受宠若惊。几年前甚至一年前,这类事情不仅没有发生过,我们也不敢去想这样的机会,只能做个旁观者。有了这一次,我相信就会有第二次;政府给了我们这个机会,只要我们能还会给我其它机会;我有了这种机会以后其他同行也会有类似机会。无论对我来讲,还是对民营咨询公司来讲,这都是一件具有历史意义的上台阶的大事。政府对待PPP不再只考虑官阶高低,不再只考虑公司的大小和是不是国有,而是要看PPP工作的需要,这为民营咨询公司在推进PPP过程中施展自己的能力提供了广阔的想象空间。

2015年大岳咨询签订了150多个PPP项目咨询合同,连同上年度没有完成的项目进行中的咨询合同超过了200个,选定社会资本完成落地的PPP项目有75个,涉及总投资达1160亿元。这些数字在这一年的分布是前低后高,12月份的数据超过了1月份的两倍,2015年落地的项目多数是2014年签订的咨询合同,因此这一年的感觉就好像是被不断市场拧紧的发条,节奏越来越快。在财政部推出的206个第二批示范项目中大岳为地方政府提供支持的有49个,大岳参与准备工作的项目90%以上都列入了示范项目,为几个中等发达或欠发达省份推动PPP成为PPP强省做出了贡献。当业内讨论PPP落地难的时候,我们根据自己工作的体会给出的说法是,PPP与传统方式的不同之处是需要一个运作过程,这个过程需要时间,不是PPP落地难而是落地的条件还不成熟,瓜熟才能蒂落。

2016PPP将进入新常态,成为我国经济活动的基本组成部分,像其它市场活动一样PPP也会有多面性。2015年各地推出的PPP项目在2016年将陆续落地,2016年还会不断推出新的PPP项目,PPP将为GDP做出越来越大的贡献,专项金融债对PPP的影响将会逐步减弱,2016PPP还会是高速发展的一年。在PPP取得成果的同时前期运作不规范项目的问题也可能会逐步暴露出来,如何处理好这些问题将对PPP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一个PPP项目的失败往往不仅仅是项目本身损失多少,可能会打击人们对PPP的信心,会被反对PPP者利用,因此失败项目的救援工作是需要智慧的。经过几年的摸索,无论是政府方、社会资本方还是第三方都会逐步适应PPP环境,形成一些潜规则或者PPP基因,这个基因好PPP就会好,这个基因差未来PPP就好不了。

2016年对PPP将是充满挑战的关键一年,政府能力建设不是一日之功,咨询公司责任重大。现在,PPP咨询业已经成为一片火海,各色闲杂人等都开始转向做PPP咨询,咨询价格越低越好已经成了很多地方政府选择咨询公司的标准。咨询市场的混乱将为PPP埋下隐患,政府聘请咨询公司的行为已经严重偏离了目的。在PPP发达的国家,为PPP提供顾问服务是一项专业工作,就像医生和律师,是以从业人员和从业机构的丰富经验为基础的,值得我国PPP工作借鉴。马总理说“需要金永祥先生这样的”PPP专家并没有说需要金永祥,“这样的”是什么样的呢?我做PPP工作已经20多年了,而且专注于PPP、热爱PPP,对PPP我有自己的见解,对运作PPP项目我有自己的技巧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我相信,马总理需要的不是某个特定的人,更不是在其它行业混不下去的人,而是在PPP领域有经验、有专业能力、有热情、有收费需求的专家,也只有这样一个群体才能够为PPP保驾护航。

(2015年终感言)

话题:



0

推荐

金永祥

金永祥

90篇文章 1次访问 6年前更新

大岳咨询公司总经理、大岳研究院院长。在马凯副总理主持的《中英经济财金对话》上代表中方发言、亚行技援-国家发改委特许经营立法研究项目首席专家、住建部海绵城市专家委员会成员和市长学院客座教授。带领团队完成了500多PPP项目,包括北京地铁四号线和池州模式等著名PPP项目,编写出版PPP书籍十余部。

文章